2019年6月13日星期四

劝人别担心是屁话


人生中总有一些坑是以为过不去,但当时间过了,你再回头望望,它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可能也不是什么大事,而我们当下的害怕却让我们茶饭不思,彻夜难眠。

可能你担心身体出了什么状况似的,你开始担心,开始不知所措,脑力出现越来越可怕的情况,胡思乱想地让自己的害怕,无限地放大,你会千方百计地寻找答案,为何身体会出现这种状况。但是,当你找到原因的时候,往往你所担心的那一回事并没有发生,相反地,它实际上只是一个小毛病。

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很多人会告诉你说别担心,但我说那是废话。怎么能不担心呢?唯有寻找解决方案,抱着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心情,一定要找到让自己心安的理由,才能放下心头的重担,否的话,那些安慰的话根本对坐立不安的你起不到任何安抚的作用。

今天考试了,与同学做赛后讨论后,发现自己好像回答错误了。这可是最煎熬的过程,老师需要时间改考卷,从知道问题直到发考卷那一天,你都没有办法不一直担心这一个可能或已发生的问题,担心这一个错误是否会影响你的整体成绩。同样地,别告诉我说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担心也没有用的屁话!即使事情发生了,难道我就没有担心和懊恼的权利吗?!

事情发生的当下,都必须经过懊恼和担心的过程,没有人可以省略这一个程序。唯独时间过了,才能逐渐让自己放下心头的负能量,虽然老土,但是这是一个事实,唯有时间才是悲痛和忧虑的良药。别劝人不要担心或悲痛,那只是废话,我们只能劝人尽快地脱离悲痛和担心,让悲痛和担心减到最低。

2019年6月12日星期三

帝皇苗退黄疸素

有听说过帝皇苗可以治刚出生胎儿的黄疸素吗?

帝皇苗的马来文名字是Sawi Raja,但必须是紫红色的帝皇苗,所以马来文名字是Sawi Raja Merah。

也许这是偏方,也是值得一试的方法之一,总比晒早晨的太阳好吧!

陪月中心有一个价值1万6千令吉的黄疸素测量仪器。宝宝进入陪月中心的第一天,黄疸素还处于可接受水平;较后数天,黄疸素开始偏高,但还未到必须送入医院照灯的情况。为了防止情况恶化,陪月中心老板建议我去买紫红色茎的帝皇苗。

说真的,这种菜不容易早。我找了菜市场和数家超市,都没有找到这一种菜,普通人家卖的帝皇苗都是绿色茎的,紫红色的茎确实不容易找。还好太太的同事帮忙,她的母亲即刻到她家附近的菜市场去找,还预定了另外的5公斤紫红色的帝皇苗给我。

据说把紫红色茎的帝皇苗放水煮滚,然后拿来给宝宝冲凉洗澡,可以退却黄疸素。5公斤的帝皇苗足够3天使用。3天之后,我宝宝的黄疸素还真的退却了,回到正常水平。

不晓得是不是真的管用,反正试着也不会有损失,特此分享。





2019年6月10日星期一

国大医院的经历


很多华人对政府医院抱着怀疑的态度,认为政府医院这不好,那个不好,深怕护士态度不好,医生不够专业等等。

一开始的时候,我和太太都有这种想法,但自从我太太与陪月中心的老板交流以后,她开始改变其想法。老板说与其到私人医院,不如到政府医院去,反正都是痛,没有说去了私人医院就不痛的道理。

我从来对生宝宝一事,都让太太做决定,最重要的是太太对医院的信心。倘若太太没有信心的话,我也不会强迫她去政府医院。太太接受老板的说法,最终做了去政府医院的决定。然而,我却说不一定要考虑全政府津贴的医院,或许可以考虑半津贴的政府医院,譬如马大医院或国大医院。

我与太太都是国大毕业的学生,而国大医院也较靠近我们的住家,所以我们选择了国大医院。此外,国大医院是一所“Husband Friendly”和鼓励喂食母乳的医院,就是可以让先生陪同生产。

做了到国大医院生产的决定,但还是听到身边朋友和同事说国大医院不允许先生在病房过夜,只有等到进入产房才能陪同,所以阵痛的时候,太太只能一人独自面对疼痛等等。

听了这些“传闻”之后,我预先给太太做了心理建设,让她心里有个准备去面对最“艰难”的时候,看看她是否想改变主意,选择私人医院。然而,太太坚定得很,她说没问题。

在生产日到来前,太太到了国大医院做了两次产检,第一次是33个星期,第二次是38个星期,费用大约就是RM70RM120左右。

好了,到了第39周又1天,宝宝看似要出来了。我送有少许宫口流血和阵痛的太太进入医院,医生检查之后,发现宫口只是开了大约2公分,护士吩咐我们回家,因为宫口开到3公分,方能入院。

39周又2天傍晚,阵痛的频率越来越高,我送太太到医院后,医生再次做检查,发现宫口已经开到3公分,医生吩咐护士安排入院,预计隔天会分娩。

协助太太办理入院手续,并将其待产包到病房后,护士向太太讲解入院规则和设备等,期间提到不能有家人在非探病时间逗留在病房。我也自动地离开,然后再医院附近租了一间便宜酒店作休息,我争取时间休息了5个小时,太太打电话来说很疼,要我过去陪她。

好了,国大医院说明不能让家人在非探病时间进入病房,怎么办呢?为了太太,我还是离开酒店,去医院碰碰运气,那时是凌晨三点钟。

也许佳节来临了了,护士心情好了,我运气也很好,我跟护士打个招呼就进入病房,护士也没有阻止我。因此,什么国大医院不让先生在病房陪同阵痛的太太,并没有发生在我的身上。

过了许久,护士推太太进入产房,准备迎接宝宝。宝宝出生的过程,我全程见证,我一边鼓励太太,一边告诉太太关于宝宝出生的进度。这是一个微妙的经验,对于太太来说,她是痛苦的,护士没有为她打Epidural的针,而我却是心急如焚的。

宝宝出生以后,太太对我说,我们一家三口都与国大(UKM)有关系,我在国大认识太太,那时候的她还是学生,而我已经毕业。如今,我们也在国大医院迎接我们的宝宝。感恩一切!

#我太太在国大自然生宝宝的费用总共是RM793。

2019年5月16日星期四

愿意被偷窥


人与人的距离是变得越来越靠近?还是越来越遥远呢?

我们通过手机的社交媒体了解别人的近况和生活,但我们却鲜少联络了。仿佛记得别人的生日,是需要依靠面子书的提醒,方能记得别人的生日,以前的一句“生日快乐”是多么地珍贵,现在的“生日快乐"是多么地普通。

有时候,我是这么想的,我不想知道你的近况,不想跟你做朋友,那么我就UnfriendUnfolllowleft group,好像就是这么简单的。什么时候,社交媒体的选项变成了一段友情的开始与结束呢?然而,现代生活中,它就是这么一个样子,联系与否取决于社交媒体的模式,而不是面对面地态度反应。

社交媒体也成了另一种“偷窥”别人生活的方式,我躲在暗处偷偷地看您的照片,偷偷地了解您的近况。说是“偷窥”,其实应该是“自愿被偷窥”,我们把生活照和近况晒在社交媒体,部落格或是群组内,我们就知道很多人会看得到自己的照片,而这种“愿意被偷窥”的行为,变相成为一种虚荣感,只要越多人赞,那就有一种无形的喜悦。

就好比我现在写着的文字,如果你在看着,也意味着我又增加多一点点的喜悦,而我也是“愿意被偷窥”的其中之一。



2019年4月28日星期日

何谓学前教育?


学前教育是什么?很多人第一个时间想到的就是幼儿园,就是孩童在入读正规小学教育前的“适应教育 ”,让孩童提早接触教学,学习如何在学校学习,甚至如何与其他孩童和教师沟通。

然而,学前教育却常常被忽略,而学前教育的教师人员却没有真正地受过正规的培训和文凭认证。最为离谱地是,一些民办的幼儿园却是由一些想要打发时间或无法寻找到合适工作,而把这份神圣的工作视为临时工作。

在步入新时代,学前教育必须被社会严正地看待,对于师资的要求,应该拥有更高及更严格的要求。学前教育是一门以进入小学前的儿童或幼儿为对象,学习对其进行教育及能力开发的科系。简单的一句对学前教育的介绍,足以看出这一门科系对我们的孩童产生多大的影响,孩童是否对学习产生兴趣,学前教育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学前教育的课程重点是各种促进孩童身心健康和谐发展的学前教育理论与专业技能,入读这类科系的学生也会学习如何通过涉及各种趣味活动让儿童掌握正确的道德观,对周遭环境进行初步认知和探索,学会简单的沟通和与人相处的技能,同时也培养健康情绪和体魄。

马来西亚有很多国立政府大学提供这类科系,其中包括马大、苏丹伊德利斯师范大学、;而私立大专方面,则包括精英大学,雪州大学、UCSI大学、马来西亚开放大学、拉曼大学、世纪大学、新纪元大学学院等。

世纪大学有详细地列明有关课程的纲要,其中内容涵盖幼儿教学哲学、学前教育纲要、儿童发展心理学、幼儿数学教育、幼儿音乐赏析、幼儿科学与健康教育、幼儿语言教学法、幼儿文学教程、多元智慧论、儿童评估和诊断,甚至包括特殊儿童教育。

看看世纪大学的介绍,就能知道对于学前教育的课程学习不能停留在非科学式的教学方式,更非一种被忽略的师资素质。社会必须严正看待学前教育对孩子的重要性,更必须正视师资问题的不足和素质问题,不能仅仅以非专业地态度去面对学前教育。

学前教育有助于孩童在入读小学前,培养好自己的学习态度,提高孩童对学习的能力,甚至让家长知道本身孩童在哪一方面的健康身心或学习能力,需要得到看重和提升。因此,学前教育科系是一门专业的科系,选择学前教育的学生必须热爱自己的专业,并富有爱心地为未来国家主人翁铺平学习的道路,让孩童们有一个好的开始。

领养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