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0日星期四

2010年后语


这是2010年的最后一篇在《文若有情》发稿的文章。

2010年倒数24个小时,在2011年来临的前夕,我肚子痛了,重演去年的“痛剧”。

看了陈同学在面子书的留言,她总结了自己的2010年。受到她的感染,我也来总结自己的这一年。

“今年比去年进步”,这是我对即将结束的2010年最简单既贴切的总结。

这一年,我的生活有了“某种层度”的往上爬。事业上,虽然遭遇了一定的变迁,但我相信上天阻碍我的前路,必定给了我某种收获;感情上,我今年多了好多爱护我的人,感谢她和她的家人,还有洁妈妈对我的信任;家庭上,爸妈对我的照顾和支持没有因为我在外地,而有所减少,妈妈偶尔的来电,爸爸每次给我的意见,还有弟弟的“长大”,都让我感到很幸福。我希望爸妈每一天都那么地开心,弟可以顺利地大学毕业。

这一年,过了有些急,但却感受到那一份“进步”。在2010年即将结束的这一刻,我要感谢每一位给予我支持和协助的家人,朋友,同僚,老同学等等~因为您们,我的2010年过得很满足,没有灿烂的烟花,却有闪亮的霓虹灯。

我期待在新的一年里,2011年可以带给我不一样的成长和蜕变。我可以慢半拍,但却不能原地不动,希望你我可以一起携手共行,相互扶持,共攀高峰。

新年进步!Happy New Year !!!

2010年12月29日星期三

那些年,我们的约定~


这一个星期,由于在休假中,有这空闲的时间到国民大学母校走走。我看见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有着你们的欢笑。母校发展迅速,好多好多新盖的大楼都在赶工着。以前常出入的国大学生会的木门,也改成玻璃门了。

一个老地方,心中却有好多好多的记忆顿时浮现脑海里。这一个小路,我曾经走过,当时还差点摔了一跤;那一张石椅,我曾经在那儿休息过;这里的商店,我光顾过。看到来来往往的学弟妹,仿佛看见了当年的我们。不晓得若有那么一天,我们再回到这里,彼此的心里会是怎样的一个感受呢?!

大学毕业后,骊歌奏起,离别的不仅是朋友,也许也包括了友情的结束。虽然我们会说只要保持联络,我们不会失去彼此。但是,毕业至今已3年多了,我们当年的承诺,你还记得多少呢?岁月的增长,熟悉的脸庞也开始模糊了,依靠的还是那一张旧照片,来唤醒我们彼此对大家的记忆,而这一个记忆也只是停留在那一个年代。

朋友,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2010年12月27日星期一

婚宴上的前爱人


最近,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婚宴。我问身边的朋友,为何没有看到某某人呢?!我这个朋友说道:“多问的!怎么会请前任女友来呢?!”我接着说,“怎么不可以呢?”我的这一个朋友就以一句看来有智慧,但却又回答不到我问题的答案回复我:“每个人都有自己处理事情的方式。”

请前任女友出席自己的婚礼,适合吗?这里没有所谓的适合与否,完全因不同的恋情,有不同的答案。虽然我以“怎么不可以”来表达我的立场,但我心里清楚地知道每一段恋情的对象都有不同的诠释和答案。也许这一位只是中学时期的Puppy Love,大家都只是“玩乐爱情”,却没有真正地投入感情,这样的恋情对象也许“可获邀请”出席婚宴,但若另一个恋情对象却是曾经海誓山盟,但落入悲情收场的话,这样“刻苦铭心”的对象又怎可能会“受邀”呢?当然,这不是绝对,只是在大喜之日,往往不要再因为某个人的出现,看到当年自己在爱情路上的伤害。

上述所谈的,是新郎自己的问题,但这问题也许可能出现在新娘子的身上。兴许新娘子不想看到自己先生的前任女友呢?我们常看到娱乐新闻上报导某某艺人不在某某新郎艺人的邀请名单中,被某某新郎艺人的准太太封杀等等的。其实,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对我来说,这样的问题绝对没有超智慧的演出,毕竟我还是平凡的人,“吃醋”或“不堪回首”是难免的。男人的大方绝对可以用在很多方面,却唯独在这一方面,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得到。我曾经思考过这一个问题,理性上想要做到很大方,但在感性上,我还是普通人一个,没有分别。

2010年12月23日星期四

2010年的一把尺


今年2010年快接近尾声了。

在这一年里,它是属于可以纪念的一年。我在这一年认识了我认为可以携手共行的她,这是我最为骄傲的一个“成就”。虽然工作在今年有些起伏,不过我还是安然度过,没有太大的波折。

今年,有些不同。以前,总认为自己吃得饱,穿得好,就算是对自己有所交代了。不过,事实上,好多朋友都已经开始计划自己的人生和未来,他们比我更早有这想法了,只是我还在“梦游”中。

今年的生日,踏入26岁。有位亦师亦友的朋友告诉我说,年过26就必须好好地思考自己的未来了,已经摆脱念书的稚气。念书的时候,也许你可以认为天塌下来,还有爸妈在为你挡风遮雨。但,到了这样一个“成熟”的年龄,就算父母愿意这么做,你也不要自以为很光荣地接受,毕竟那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的耻辱。

身边的朋友,好多好多人已经有自己的产业,有自己的事业,还有自己对未来人生的规划。不过,还是有人依然生活在“安稳”的状态下,这类的安稳并不表示知足,而是不知道自己还需要什么,根本不晓得何谓“足”。

有句话说,“人比人气死人”,但我说,若不比较的话,你怎么知道自己拥有的是否足够,生活上的要求是没有一个标准的,而我们常常与别人比较,其实就是在别人的身上寻找那一把衡量的尺,不是吗?我们跟别人比较的时候,我们才发现自己与别人的距离有多远。打个例子,A君驾着本田(Honda)B君驾着国产车(Proton)B君为了缩小与A君的距离,他也许会开个丰田(Toyota),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一把尺。

2010年12月21日星期二

家庭聚会在云顶


上一个周末,我又再次地驾着我的小绵羊,登上云顶高原。这一次,我是来赴“家庭聚会”的。爸妈及弟弟,还有我的“哎呀”弟妇从北马来到了云顶高原,我也依照原定的计划赴约!

这可算是我家的“年度之旅”,所以我不敢缺席,也没有什么理由不参与。爸妈来云顶,肯定是来“交学费”给Uncle Lim,但他们不“豪赌”,只是凑热闹 。弟弟和“哎呀”弟妇就与我和她去了“雪的世界”,唱K 等等的。弟弟说他“不敢”坐过山车,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只好陪他一起“怕”。

22夜的云顶之旅对我来说,“玩”并不是第一,毕竟也不是第一次到云顶了,而且最近的一次还是在今年的10月初。我的一位大学老同学说我到云顶玩,很开心咯,因为她看到相片里的我笑得很灿烂~但是,她不晓得我的笑容灿烂,并不是因为我玩得很开心,而是我很满足。

怎样才算是满足呢?这一次,是一个破冰之旅。我与“哎呀弟妇”有些陌生,家人与我的她也不是说去到非常熟络的地步,但就是要借助这一次的相处和接触,来打破这一个隔膜。我希望每一次相处的机会可以拉近多一公分的距离。

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家庭背景和成长过程,要融入另一个家庭,去接受另一个家庭的沟通和相处方式,还挺需要功力的。很多家庭闹剧就是因为媳妇或女婿的找砸,而冲突不断。因此,我们都在学习,学习如何去融入彼此的家庭。我也努力,她也学习,我们都相信这是对爱的另一个层面的接受。我告诉妈,我对这云顶之旅的期待,她也认同,她也很满意看到我们玩在一块,有说有笑地玩疯了。

因此,我宣布“云顶之旅”成功!










2010年12月15日星期三

看在《LELIO婆婆》



刚刚看了988电台DJ的KK及阿Luke有份参与的本土电影《LELIO 婆婆》,内容没有太多让人期待的高潮,但却给了我对“老人家”这一个名词有新的想法。


是的,社会不断出现身为孩子的人们不愿照顾老人家,嫌弃老人家的“慢慢吞吞”和“碍手碍脚”。但是,这一部戏告诉了我们一个值得深思的说法。在社会进步的年代,我们什么都要快,电脑及手机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增加了彼此的沟通;交通工具让我们不再经历步伐的年代。但是,这些所谓的进步也危害了我们的人身安全。电脑及手机的辐射危害我们的健康,交通工具在“虎口”上行走,我们的生命也在虎口边徘徊。

但,因为时代的进步,让很多人都当不到老人家。电影中的Franky患上末期脑癌,他临死前说了一句似是笑话的对白,却也让我最印象深刻的,那就是“我再也没有机会当老人家了”!说到这里,我们是否该为当着老人家的长辈们喝彩呢?而我们是否有这样的福分,还需看上天的脸色呢?!


我们要争取时间,对自己的父母好一些,因为你不晓得错过了,还有机会补偿吗?!珍惜每一个可以付出的机会,我们才不会有所遗憾。

电影中,有好多画面是让人感动落泪的,我也被感动了,但没有落泪。阿Luke的演技不错,感情戏很好,值得嘉许。本地有好多好多的好戏之人,也许电影制作人和本地的投资者及观众真的需要给他们一个发挥的平台。年初的《大日子》,年中的《初恋红豆冰》,及跨年前的《Lelio婆婆》都给了我们很大的惊喜,希望未来可以看到更多好的本土片子,而我也会继续地给予支持,买票入戏院!

2010年12月14日星期二

写给18岁的孩子



18岁这一个岁数是充满着变数的,也许是一个分水岭,不上又不下,卡在中间。在中学教育没有改制前,18岁是高中毕业的年龄,也是进入高等学府的时候。


不过,在这一个“温室效应”的社会里,18岁已经走向一个缺乏成熟,18这一个数字在年龄上也缺乏其实际意义。我们常听到父母说他们时代的18岁可以做什么什么的,好像赚钱养家,扛起家庭的生活负担,甚至是结婚生子。所以啊,爸妈常说“好命做人家的爸妈了”!但,我就会说“就是不好命才会做人家的爸妈”!也许我说得对,就是不好命才要出来挨生活,要为赚牛奶粉烦。


我们过了这一个年龄层,我们有好多的理由去批评18岁的孩子太好命了,但我们从未想过自己18岁的时候,是做过了什么。



但,我非常反对18岁的孩子完全地依赖父母,反对18岁的孩子活在温室里,反对18岁的孩子不愿面对问题。父母辈常说现在的孩子无法与当年的他们比较,说什么都是现在的孩子不懂得去面对问题等等的。但是,话说回来,现在的孩子一旦面对问题,父母是否曾经让他们去自行解决和面对呢?当然,我并没说完全不理会他们的问题,只是父母该扮演的角色是协助,让孩子自己去面对问题,让他知道解决问题的方法,而不是完全依赖父母去为他当先锋队,打理一切。


还记得前些日子所发生的面子书倒数自杀的年轻人吗?22岁的年轻人竟然会在爱情与亲情之间,做出了毁灭自己的选择。22岁的年轻人无法面对感情上的挫败,选择一条不归路,选择了忘却父母的养育之恩。在这孩子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什么?一个无法解决问题,无法让自己从挫败中抽身的年轻人。孩子需要的是成长!没有挫败感,何来成就感,更别说有勇气去面对及解决问题。


我曾经在高等教育部服务,也处理过很多关于学生教育上的案例。但是,每当碰见如此孩子依赖父母的状况上,我坚持拨电于那个孩子,与他聊天,让他亲自告诉我,他所面对的问题。若连他自己所面对的问题,都需要父母来当先锋,那这孩子永远不知道解决问题是需要什么智慧,更不知道自己所面对的问题会带给自己怎样的成长。


父母们,现在的孩子抗压能力低,不是因为现在的孩子懦弱,而是长期生活在你们的“保护伞”下!

领养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