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1日星期二

青涩岁月里的红颜


前天,有一位老朋友结婚了。我们认识在1992年的晚上,也是我这一生第一次认真地上补习班的那一天。那一年,我们都还是一个8岁的小孩。

20年来,我们都有很好的互动。虽然小学念不同的学校,但我们一星期还至少见上三次,因为一星期有3天是补习班。直到升上中学,我们被派往区内同一所学校,几乎每一天都见面,因为我们搭同一辆学校巴士去上学,而且还住得很靠近。

来到大学先修班,我们被分配在同一个班级。我们一起互相鼓励,互相学习,一起努力考大学。直到政府考试放榜后,我上了政府大学,她选择了私立大学。无论我要离乡背井,上大学或大学毕业,她都为我准备一份礼物。过后的日子,我们因为各分东西,很少见面;偶有通电话,农历新年时,会聚一聚,但各自为生活忙碌,联系也少了。

直到她要结婚了,给我拨电,给我发简讯,邀请我出席她的结婚晚宴,而我还是没办法出席。还好家母与她的家人感情很好,那就有劳母亲代表出席。

我们两家的感情不错,算上是邻居,常常碰面。以前的时候,她也常常来我家做客,咨询我的意见和想法。若没记错,我俩除了在课业上有交流,还充当起她的感情导师。她是个漂亮的大美人,身边的朋友都感到好奇,怎么一个大美人,我却无动于衷呢?

我与她之间有太多相处的机会,但我们都清楚知道,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从未想过越过朋友的那一个藩篱。我承认当年还1718岁的时候,爸妈很喜欢这女孩,一直想叫我去追求她。这事儿,她都知道。有时候,她会开玩笑地说,“若你不帮我的话,我就告诉你爸妈,我喜欢你!”

在她的心里,她清楚知道我的想法,我也知道她的想法。我们之间,永远就只有“老友鬼鬼”的份儿,也许就是这一份认知,我们相处得更自然和不拘束。

早在11月中旬,有幸代表国家到北京去参加青年营。到了北京故宫博物馆,特地给这一位新婚的“老友鬼鬼”带了一份礼物回来,贺她的新婚之喜,期待我这一位非常要好的“老友鬼鬼”幸福美满,与夫婿永浴爱河。

也许就是这一份单纯的友情,让我们从来都明白,那只是一份最实在的感情。彼此之间的关心和鼓励,都局限在友情的框架内;我们不会站在友情的框架外,去思考这一份关心。就是这一份信任,男女之间的感情,就这样维持了20……

2012年12月6日星期四

你会无情,我会无义。

我曾经轻易地相信,只要我踏出一步,事情将会有所改变。结果,原来我是单纯的。在我的认知里,应该是这样的结果,但他恰恰相反。无论我询问再多的人,没有人会否定我的想法,但只有他,可以如此市侩地拒绝了这一切。

不会发脾气,不会像疯子这样地怒骂你,但我心里有个底。我承认我是记仇的,别来规劝我放弃“记仇”,我不认为每个人会轻易地忘记曾经对你不好的人,问题在于你是否会展开报复。

我不会展开报复,但我有权利对这憾事留下记忆,它将左右我未来对一个人的看法。

这样的事情,看来很无理,但还是发生在你的身上。我只能说,在你的眼里,我们是那么地微不足道。请记得这一刻,因为你的无情,我会更无义。

2012年11月28日星期三

北京-南宁考察之旅


这一次的北京-南宁考察之旅,让我获得丰硕的果实。感谢青年及体育部的信任,让我有这机会,随团到中国去,参加《中国-东盟青年营》。这一次的考察,除了可以了解到中国内地在青年创业和就业上的工作发展和协助外,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这一项活动,认识了很多中国北京与南宁,还有东盟各国的朋友。

除了已交代好的责任和任务外,请容许我为自己保留了一些私心。对于中国这一个国家,我有内心的感受。踏上中国的土地,是我最期待的事情。她是祖父的祖国,也是他年少离开后,不曾回到的老家。踏上这一片土地,百般滋味在心头,心里还是倍感欣慰的。

这一趟考察团,除了到北京和南宁,我还“路过”广州,广州是祖父的故乡,也是我祖辈的老家。我曾经对爸妈说,这一辈子,我一定要回到祖父的老家去走走,就算我再也找不回亲戚朋友也罢,带着祖父的遗愿,回家看看吧~

作为马来西亚第三代华人,来到中国,这种情感真的很难以形容。有种熟悉感,却又有些陌生,也许是语言让我觉得熟悉,然而生活作息却让我觉得陌生。

南宁这一个城市,让我收获的,全是那值得回味的记忆。穿梭南宁的大街小巷,品尝地道小吃,体验南宁人的生活作息,这一切一切都牢记在脑子里了。

至于北京嘛!我会记得那寒冷的天气,那让我苦笑不得的寒风,害我得躲到树后,去避开那阵阵的强风。不过,人生有多少次体会这寒冷的天气呢?尤其是居住热带雨林的马来西亚。

最后,感谢北京的琪瑶,南宁的鸿燕,还有很多很多中国弟弟妹妹们的协助和指导,谢谢北京和南宁的一切!

2012年11月13日星期二

真的有原则该多好?


最近谈到一些话题,综合起来后,有些想法分享。

这话题离不开人格、政治和原则……

在政坛服务超过5年之久,虽然不是站在前线的Yang Berhormat,但却也有一样的体会。这一次,我们聊到的话题,不就是“原则两面人”。

有些人在自己的部落客和面子书,对政府,尤其是执政党大骂特骂,什么贪污滥权,朋党文化等等。然而,这些人却曾经或同时,以同样的方式,进行朋党文化或滥权什么的,甚至寻找贪污的可能。

朋党文化是什么?就是因为人脉与关系作祟,这不仅是在政坛,包括商界或企业界,都见怪不怪。有些人喜欢到政府部门寻求“协助”,这些“协助”不是要你给他金钱,而是要你给他免费或通融,其中也许不涉及金钱,但也可能涉及金钱。

这种陋习,无论是上流社会的拿督级人物或平民百姓,都常犯的毛病。有位拿督级人物在其推特,抨击国阵贪污和朋党关系;但是,当我想起过去他进出政府部门,寻求“熟悉”的政府高官协助的嘴脸时,我心里只能骂一声:“他X的!”

别说以前,现在的他更是常常在部门寻找“空头”,然而碰上“耿直”的同事,却不加以打理,甚至炮轰这种人是“Kanas-XX……

有些年轻人想在某个领域做土霸王,寻求个别附属执政党的华基政党掏出资源协助。这些文化无论在朝或在野,都是一种传统,更是挥不掉的陋习。

这个年轻的“土霸王”,想利用政党资源和人面,为他打下在各个大专学府的领导位置。然而,他却在挖取政党资源的同时,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撰文抨击他所掏取资源的政党。

有想法的年轻人固然是好事,但却不要讲一套,做一套,这种人就算想要有清高的想法,最终也因为污浊的双手,落得名誉扫地,两面不是人。

当人家问我认识这人吗?我会这样地回答:“每个年代,都有这号人物的出现,想当英雄嘛!”

说到这里,我何尝也不想当英雄呢?!

2012年10月29日星期一

拥有更好的


很庆幸地,今天所得到的,远比以前失去的,来得更值得珍惜。

与朋友聊起往事,知道过去曾经用心去体会什么,曾经用什么态度,去追求想要的爱情。今天扪心自问,失去的,还好失去了,因为今天所得到的,却是最好的。

每次总有人喜欢这样安慰失恋的男女,“你会找到更好的!”不晓得是否每个人都找到更好的,但至少这是可能的。感谢命运的主宰,给了最可贵的爱情,更碰到最善良的女生。

人非但不要奢求完美,更应知道爱情本来都没有完美。来自不同的家庭,相互地体谅和包容,才是永恒爱情的保证。

在爱情上,我们都有自己的堡垒和坚持,只是看看咱们什么时候,将两个堡垒,相拼成一个共同的城堡。


2012年10月23日星期二

两大愿望实现了!



延续了年初到泰国合艾的热情,我在两天内,做出了趁明年开斋节假期,到北京去旅游的决定。爸妈曾经说,很想到北京去走走,到访这从明朝开始的皇城,踏上秦始皇时代已存在的万里长城。

今年农历新年,我给自己许了两个愿望,其中一个已实现了,另一个也已作了实现愿望的决定-到北京去。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没有办法在今年到北京去,但我已缴了费用,确定在明年的八月,举家到北京去,家中的两老、弟弟和爱人一同到北京游玩。

有人说,可以与父母一起旅游,是现代人孝顺父母的其中一个方式之一。我倒没想那么多,我就喜欢与家人一起出游。朋友多次邀约出国旅游,我都提不起劲,心中总是找不到踏实的理由,说服自己去旅游,毕竟爸妈忙碌半辈子,是时候让我带他们出国游玩了。

身在异地,我已很少陪伴在爸妈的身边,出国旅游是我补偿的最好机会。因此,人生的愿望,我一直都在为自己、家人和爱人设计,务求得到最完美的快乐。

等到明年的农历新年,我想我会再为自己拟定大计,让自己有自我提升和奋斗的理由。加油!

2012年10月13日星期六

合艾之行











行程虽然紧凑,但心中的满足,是实在和幸福的......

2012年9月12日星期三

枯萎的回忆






在生活疲于奔命的一瞬间,脑海里闪过的刹那回忆,我有丝丝的想起,但没有停留太久。回忆似乎可以拥有很多滋味,但这些滋味却没有现实中的那么直接。

有时候,会因为某个角落间,某一句话,某一个人,让我想起当年的一些些。在老家念书的日子也好,在大学生活的日子也罢,都尝试想捉住些什么。但我知道我很傻。日子久了,整个大环境改变了,其实当初想捉住什么,其实也捉不住什么,可能你也不愿意再去捉住什么,就让它成为人生过程的记忆,偶尔挖出来,可以品尝的味道。

偶有时间,拿出旧照片,看看当年的笑容,是多么地纯真。也许那时候,我们没有太多的社会历练,肩膀上没有沉重的社会鞭挞,笑容依然纯真,整个模样,稚气明媚。相比现在,也许该说成熟了,但那只是给这些为生活三餐温饱,或稍有铜钱加持的人,一个比较正面的赞美。其实,我们都抵不住岁月的摧残。

记忆渐渐地变得陌生,是我不愿再惦念什么呢?还是人生和大环境的变换,让生命的记忆,变得不再像以前般地珍贵?也许记忆开始枯萎了,也许年龄的魔咒,开始侵蚀我的观点,而我也接受了。

这是人生必然的改变,还是变得更冷漠了?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我承认了,心智改变了,看事情的态度也变了。有心有力,可以继续地追求;无心无力的话,过好自己的生活,不伤害任何人,为社会做些事情,已算是过好生活了。


2012年8月24日星期五

机器式的生活

最近,已经开始把自己变成一个完成任务的机器。也许这样的想法,有些过于消极,但换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是一种鞭策自己不虚度光阴的方式之一。

我有一本黑色的小记事本,非常适合带出门,收在包包里也不碍。记事本里记载每一天必须完成的事情,无论是工作也好,私事也罢。

早上起床后,我已经知道今天的任务,今天要完成的事情,工作上大小事,生活上的小大事,我都确保自己尽力完成。

也许我选择这样的方式,来鞭策自己的生活,甚至可说是让自己知道,自己的生活到底活得如何,是否活得有存在的价值,对这社会,社交,家人,还有自身的工作,是否可以交代。

我很喜欢听别人分享他们对生活的规划和动力,因为可以产生一个正面的能量,也可以让自己为自己的生活方式,做个比较。
Sent by DiGi from my BlackBerry® Smartphone

2012年8月15日星期三

品冠的《重来》勾起的迷恋



那一个驱车上班的路上,扭开了FM103 - Melody FM的新启播中文电台,听到了这一首歌曲,品冠的《重来》,这应该是我当年念小学,转入中学时的歌曲,大概是1996年度的曲子。当年,我超喜欢这一首歌曲,这首歌曲的歌词,道尽当年校园青涩岁月,情豆初开的感觉。这首歌曲,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她那副歌部分的“一口气唱完”的歌词。

驱车路上,重温这首歌曲,再看看车子望后镜里的 自己,我傻笑了。歌曲依然那么地好听,那么地值得回味。然而,我们的模样,经过岁月的洗礼后,当年的稚气已不复再。

谨以这首歌曲,献给与我一起成长的家乡老友,还有当年欣赏的女生。


 《重来》

词:王裕宗
曲:品冠
唱:品冠

  曾经的你是我全部
  在朋友面前常爱提起的名字
  最喜欢你笑的样子
  彷佛一个单纯快乐的孩子
  如今一切历历在目
  你已成为我伤心的往事
  那段有你有梦的日子
  我真的很想可以再开始
  虽然过去都已飘逝
  我仍期待重来一次
  好好将所有感觉从头收拾
  再回到我和你的昨日
  我真的很想让我和你
  回到过去重新再来再爱一次
  我会在乎我们的故事
  改写我们的历史
  为你轻轻擦去眼角的泪珠
  真的很想让我和你
  回到过去重新再来再爱一次
  我会珍惜我们的最初
  不想看你为我哭
  让你陪孤独说不尽心事
 
  曾经的你是我全部
  在朋友面前常爱提起的名字
  最喜欢你笑的样子
  彷佛一个单纯快乐的孩子
  如今一切历历在目
  你已成为我伤心的往事
  那段有你有梦的日子
  我真的很想可以再开始
  虽然过去都已飘逝
  我仍期待重来一次
  好好将所有感觉从头收拾
  再回到我和你的昨日
  我真的很想让我和你
  回到过去重新再来再爱一次
  我会在乎我们的故事
  改写我们的历史
  为你轻轻擦去眼角的泪珠
  真的很想让我和你
  回到过去重新再来再爱一次
  我会珍惜我们的最初
  不想看你为我哭
  让你陪孤独说不尽心事
  我真的很想让我和你
  回到过去重新再来再爱一次
  我会在乎我们的故事
  改写我们的历史
  为你轻轻擦去眼角的泪珠
  真的很想让我和你
  回到过去重新再来再爱一次
  我会珍惜我们的最初
  不想看你为我哭
  让你陪孤独说不尽心事
  不想看你为我哭
  让你陪孤独说不尽心事




2012年8月6日星期一

为李宗伟喝彩!


昨晚,我提早用晚餐,带着紧张的心情,等待我国男单一哥李宗伟与中国超级丹林丹的伦敦奥运决赛王者对决。

从一开始的兴奋,到最后的失望。我的失望,绝不是因为李宗伟表现,而是运气总不在我们这一边。从林丹上诉边界球得直开始,我们已经处在被动的局面,那是整场比赛的转捩点。

 
比较于下午男双的铜牌战比赛,虽然两场都是败战,但我更愿意为李宗伟起立鼓掌。李宗伟为国家战到最后一秒钟,牵动全国人民的心。人民没有因为政治立场,肤色,宗教信仰,文化,而区别你我。在这短暂的一个小时多内,我们是如此地接近,虽然我们离金牌还很远。

李宗伟被击败后,呆坐在场中央,一时之间,不能自己,就算教练们尝试扶起他,但他还是选择坐在那里。李宗伟的那一刻,一定非常地自责,无法为马来西亚带来历史上的首面金牌。他在赛后,通过推特,向全国人民说声:“对不起”!

李宗伟的泪水,还有他的一声“对不起”,触动了多少人的心。李宗伟与4年前的他比较,这一次的奥运决赛,让国民看到成长不少的李宗伟。正如著名台湾作家张小娴对决赛的评价,“有第一流的對手,才有第一流的冠軍。兩個都打得精彩!”。

中国网民疯传对李宗伟的一句话:“宗伟,感谢你!”道尽中国人民对我国名将李宗伟的疼惜和爱戴。林丹说,“希望大家会因为我和李宗伟,而改变对羽球的看法”。

虽然如此,国内还是有一些政治圈内,吵闹不停的吱喳声,这就是人性最为自私的一面。他们选择通过卑劣的政治语言,批评我们的运动选手;他们选择为了政治,恶言破坏国家最为团结的时刻。

对于这些不知所谓的批评,我只想以“单纯支持李宗伟”和“珍惜国家运动员付出”的态度,去谴责这些只会吱喳的政党代表。且让我们以“掌声”和“鲜花”,感激我们国家运动员的付出,无论奖牌是什么颜色,或是没得到肯定,能在奥运赛场上,披上国家的战袍,就是一种对国家的付出和贡献。

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

从死亡边缘走过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我有些“适应不来”!我的马来同事负责驾车,而我坐在他旁边的位子。在南北大道262.4km附近的路上,大概是靠近芙蓉那一带的地方,一辆10轮大罗里,迎面扑来,我看着那辆大罗里的车头撞过来。那一刻,我完全来不及反应。我们的车子是这辆大罗里越过分界堤后,第一辆被撞的车子。


不幸中的大幸,那辆大罗里有及时刹车,然后摆转驾驶盘。我们的车子在120km的速度下,闪过了该辆大罗里,车子“轻伤无大碍”!若只是看车子,无法想象这个意外的可怕度,毕竟那一刹那的恐惧感,却是面对着那辆大罗里“突如其来”的撞击。如果那辆大罗里,没有及时刹车的话,恐怕我们的车子,将会让那辆大罗里,一直推到左边的分界堤,夹毙于车内。



车祸发生后,那辆大罗里的司机与跟车员速速跳车,逃之夭夭。大道旁的居民对到场的警员叙述,那两位逃跑的肇祸司机是印裔。警员初步怀疑是“醉酒驾车”。


经过这一次的”大难不死”后,我有很多想法。这一次,死亡离我是那么地靠近,也许就是在那几秒之间的距离和空间。我从死神的面前走过,我有了生命的新领悟,我有了追求生命的新想法。

车祸后,我拨电给爸爸和小内,报平安。虽然我没有什么大碍,但心灵上却是“伤痕累累”。我对驾车没有恐惧,但我却无法在别人驾车下,闭眼休息,也许这是撞车后的“后遗症”。我尝试小休一刻,但一直都被惊醒。



*我只想借这篇文章,记录这一次的事件,让自己的生命中,永远记载着这一刻。

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

金马仑的冬夜



上个周末,趁着有空档,我与小内,到了金马仑高原去。除了逃离沙尘滚滚的都市外,更希望借助金马仑高原的清新空气,让我可以得到完全地充电和休息。


我每一次来到金马仑,天总是不作美,雨神看来要跟我开个玩笑。然而,这一次,庆幸地只是下了几个小时的雨,没有滂沱大雨,还多添几分寒意。

我与小内都没有预定什么样的行程,只是确定会与小内的大学老同学碰面,吃火锅晚餐。抵达酒店后,我们就趁着凉爽的天气,小休一刻。之后,便沿着金马仑高原唯一的大街上行驶,一路看到什么旅游胜地,想停留片刻,走走看看,就随兴地停车,完全没有计划。

这样的旅游方式,最为自在和轻松,无须与时间赛跑。想停留多久,就多久,不需要顾虑时间的流逝。

晚上10时,小内大学老同学的男朋友,驱车带领我们到碧兰樟山( Gunung Brinchang/Brinchang Mount)的最高点,还爬上在那里矗立已久的瞭望台,瞭望台底下,还有一个注明彭亨州与霹雳州边界分割线的石墩。




这就是霹雳州与彭亨州边界分割线的石墩,左边刻着(PER)PERAK,右边刻着(PAH)PAHANG的字眼。



时光隧道的展览品,有好多我们儿时记忆的“文物”。
  


除了瞭望霹雳州大城市的夜景,也可以看到金马仑全景,左看就是霹雳州,右看就是彭亨州,边界分割线就在脚底的感觉,真是兴奋得难以形容。从遥望台下来后,我们就在这里品尝,从山脚下带上去的榴莲。享受榴莲大餐后,我们还在半山看星星。我们一直等待流形的出现,但毫无斩获。

坦白说,我觉得这等“追流星”的事情,只会在“离开都市生活”的时候发生,毕竟我们在繁忙的都市里,很难有这雅兴,去等待流星的出现,而这一刻,我有些不自在,心里有些矛盾,因为想看流星瞬间地出现,却又觉得挺无聊的,因为那一刻,我已经很疲倦。也许就是这一股熟悉的疲倦感,让我根本不会繁忙的生活中,抬头看天空一眼。


(网络相片):夜晚所拍到的相片效果不佳,无法分享。
碧兰樟山顶的瞭望台



当我们要下山的时候,手机恢复了讯号。这一刻,我收到了来自吉隆坡担任新闻主播的朋友传来的what’s app message,她信息中“祝福”我在金马仑玩得开心些~在这寒冷的天气,收到朋友的祝福,感到特别的窝心。

这一趟金马仑之行,最为印象深刻的,便是那金马仑碧兰璋山 顶上的榴莲大餐。也许很多游客,到了金马仑,都是买些当地盛产的花朵、仙人掌、蔬菜、水果或蜜糖等等,总是离不开金马仑最与众不同的“草莓”,无论任何的纪念品,都是以“草莓”为主题,堪称是“草莓之都”。

然而,唯一可以纪念这一次的金马仑之旅,便是那在金马仑碧兰璋山顶,寒冷天气中的榴莲。这一刻,我相信将会成为我对金马仑最为怀念的时光。我感谢小内的大学老同学,还有她的男朋友,给了我这么棒的一个金马仑夜晚。谢谢你们!

凌晨12点的榴莲大餐






2012年7月13日星期五

电梯里的夫妻吵架


今早,搭电梯上楼。到了第四层,有个男人抱着一个女孩,走进电梯。接着,又有一位老妇女也尾随,走入电梯。她进了电梯之后,就顶着电梯门,口中一直对外喊着。原来,她是等待着另一个女人进入电梯。

这四个人的配搭, 看来是一家人,一对夫妻和家中长辈,还有一位孩子。这电梯里,只有我一个华人和另一位异族同胞。这最后进入电梯的女人,看到我是唯一的华人之后,就对着我破口大骂。当然,她不是在骂我,而是对我骂着她身边的这个男人。

她声音非常地洪亮,嘴里口操广东话地说:“你有没有看过这种臭男人,用扫帚打老婆的男人。下面有没有警察局,我要报警,控告这臭男人!”她左右一句“臭男人”,让我不知道如何回应她。我不敢直视那个男人,因为我知道男人这时候,最放不下的是面子的问题。如果我再看看这男人的话,也许电梯里不再那么地平静。

这一刻,我只是点头微笑,来化解这一刻只有20秒的尴尬。我恨不得,这电梯可以直冲上去我要到达的楼层,真希望电梯门快点打开,让我尽快离开这尴尬不已,战火弥漫的小空间。抵达8楼以后,这口中依然骂个不停的女人跟着我走出8楼。她的长辈好心告诉她,还没到他们要去的楼层时,这“泼妇”竟然不理会他人的眼光,就在8楼,对这起长辈破口大骂。

事后,我急速离开那依然吵个不停的氛围。我心里有个想法,这男人若真的如这女人所说的,“拿扫帚打老婆”的话,把家庭搞得如此地不堪,我想有一半的责任,是在这女人的身上。以这女人的态度,不识大体,怒骂长辈,对陌生人数臭自己的男人,真的还是很难顶。

2012年6月20日星期三

Mou Mou占据我生命里的篇章

今天6月20日,下午2时30分,是我家最为悲伤的一天。我要为这一天写下这一篇文章。

17年前,家里跑来了一只猫。对于很多人来说,那是不起眼,甚至无法与名种猫比较的野猫。不过,对我们全家人来说,那是与其他野猫不一样的。我们给她安了一个名字-Mou Mou。也许我们长久以来,都叫她Mou Mou,也许她也知道自己的名字叫Mou Mou。每当我们叫她的时候,她都会朝着我们的方向走来。


17年前,她来到我们的家,也开始了我们后来17年的缘分。那一年,我才念小学5年级,弟弟更是刚刚踏入小学。如今,我们都长大成人,踏入社会工作,而她也陪着我们一起成长,陪着我们哭,陪着我们笑。她是我爸妈以外,见证我们生活每一个细节,每一段日子的喜怒哀乐。

她犹如我家庭的一部分。爸妈总是为她准备"生活上的起居",每一天从市集买鱼回来,烹煮给她吃。她不吃生鱼,只吃烹煮过的鱼。去年,发现她有脱毛的现象后,改给她吃"猫饲料"。

除了每一天的"鱼大餐"外,妈妈还为她准备"睡床"。这"睡床"可是沙发床,特地保留一个地方给她休息。夜晚,她还是睡在客厅,当厅长;她也不会到外头去排泄粪便,而是到厨房可以清洗的部分排泄,方便妈妈替她处理。她的生活起居,显然地,犹如我爸妈照顾孩子的一部分。

有时候,我们还开玩笑地说,mou mou是我家的小妹,爸爸的干女儿。她虽然不会说话,只会"喵喵",但我们完全可以理解她的需要。她的一举一动,我们都知道她要什么。

记得有一次,她看着我,然后又看着"还没铺好的睡床",我即刻帮她铺好她的沙发床,然后她就跳上沙发床睡觉了。每当我把手放在她的身上时,她总会舔着我的手,一舔就是几分钟。

以前外婆还在世的时候,应该是10年前了,外婆那时还健康,外婆负责照顾她的饮食。每当"吃饭"的时间到了,若外婆还在午休,没起身给她准备烹煮好的鱼时,她就会对着还在午休的外婆的臀部,轻轻地咬一口,提醒外婆,她要吃"午餐"了。

我到吉隆坡念大学和工作后,偶尔回家的时候,mou mou还认得我,还会舔我的手。每次我离开家前,我都会坐在她的身边,跟她"说话聊天"。我最后一次见她,应该是5月初的时候,而这一次再回到家乡的话,mou mou已深埋在土壤里,我没有机会再看到她了。

Mou mou的离去,全家人都很伤心。当我知道她病倒后,我一直播电回家,了解她的情况,我希望听到情况好转的消息,但我一直都失望着。下午2时59分左右,弟弟来电告知Mou Mou的死讯,电话里的弟弟已泣不成声,我强忍着泪水,安慰哭泣的弟弟。

我原以为自己可以不流泪,但我收到弟弟传来的Mou Mou健康时的近照时,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崩溃了。此时此刻,我的心碎了,脑里浮现很多与她一起成长的画面。

Mou Mou陪着我们两兄弟一起成长,一起走过无数的高潮迭起。她的离开,仿佛在生命里,失去至亲般的痛。她顿时从生活中消失,这种痛,似曾相识,却又那么地陌生。

Mou Mou的离开,是生命里,一个重要的至亲离世。她会永远在我的心里,我会告诉我的下一代,我的成长岁月里,有Mou Mou陪我一起度过。我爱你,Mou Mou!愿你一路走好,我祝福你!

Sent by DiGi from my BlackBerry® Smartphone

2012年6月16日星期六

我的泪水.家的海水


那一个傍晚,是我近几年来,第一次哭泣,第一次需要她的肩膀来依偎。

那一个傍晚后,她只字不提我的眼泪,她知道“男人不到伤心,不流泪”的道理,她也知道“在男人面前提起哭泣的丑事”是禁忌。

感触很深,爸妈老远来到这里,为了我的生活起居,奔波了一星期。每一个角落,找不到的尘埃,却是我最为想念的理由。我们都没有爸妈照顾家庭的功力,他们对家庭的照顾,让我知道自己还是爸妈眼里的小孩。就算我们有多大的能耐,取赚更多的钱,我们却无法像上一代人般,拥有的那一份对家庭执著的观念。

为了理想,我没有回到老家去。妈妈问道,你打算一辈子都住在吉隆坡吗?还会回到老家去吗?

这一道问题,我心里有答案,但没有时限。我会回到老家去,也许是鬓毛斑白的时候,也许更早。但我不知道,那是何年何日。我相信槟城的海水依然蔚蓝,槟威大桥的矗立依然宏伟,依然有我回去欣赏的一天。

我的泪水除了充满不舍,更多的是惭愧。愧对养育我成人的父母,愧对家里代我留守老家的弟弟。

领养宠物